欢迎来到武汉体育中心今天是2019年12月11日星期三

武汉好声音

一家三口都在同一火车站工作,岗位距离不足500米却难聚首

作者:时间:2018-02-22
浏览量:1669次

汉西车务段花园站客运主任曾九霞搀扶小朋友上车 通讯员苏庆丰 摄

“请大家排好队,把车票拿在手上,站在白线以内。”2月22日上午,武汉局集团迎来节后首个客流高峰,京广线花园站客运员曾九霞正在组织旅客候车、上下车。此时她的丈夫、儿子正在距她不到500米的地方工作。很难想象,在同一车站工作的一家三口已经4天没团聚了。

曾九霞儿子邹恒在调车作业过程中进行闸盘作业 通讯员苏庆丰 摄

花园火车站是南北铁路大动脉京广铁路线上的一个三等小站,位于孝感孝昌县。春运期间,这个平日旅客不多的小站也格外繁忙,一天最高发送旅客近3000人,是平时的3倍。

旅客多了,客运员曾九霞的工作也特别忙,每天早上6点就来到车站,第二天零点左右才能回家。身高不到1.6米的她动作麻利,整天穿梭在售票室、候车室、站台。一天下来,步行距离往往超过10公里。

2月15日除夕下午,花园站接到通知,周口开往广州的K1007次列车上有一名患病旅客,在该站下车。原本在家休息的曾九霞迅速赶到车站,与其他客运员一起接站,搀扶着这位患病旅客经天桥出站。由于脚步匆忙,出了一身汗,冷风一吹,晚上一度烧到39℃,但她坚持带病上岗。

 

曾九霞丈夫邹友安正在用无线电台为列车司机指路 通讯员苏庆丰 摄

曾九霞的丈夫邹友安在花园站担任信号员,主要为途经列车准备进路、开放信号、用无线电台为司机指路。他所在的信号楼与曾九霞工作的客运室,隔着两个站台加7条股道,直线距离100多米,但春运期间他们都在各自岗位忙碌着,无法在单位相见。

在信号楼300多米外,他们的儿子邹恒正在铁路道岔上作业。作为该站一名90后的连结员,邹恒频繁在铁路车辆车梯攀上跳下,将车列、车辆编组或解体。工作虽然辛苦,但邹恒很骄傲“铁路线路上一列列的火车呼啸而过,都是我们连结员一节一节车厢编组起来的”。

邹恒告诉记者,虽然一家三口都在花园站,但由于妈妈每天早出晚归, 一家人团聚时间并不多,春运期间更是如此。由于自己和爸爸是倒班制,上两天休两天,而妈妈不休息,每天只有凌晨在家,回来时自己已经睡了,如不是特意等妈妈凌晨下班,很难碰到。今年除夕,一家人又没能团聚。有时想去站台看看妈妈,还怕打扰她工作。

谈起家人,曾九霞也满心愧疚,她说:“就连除夕都没给家里做上一桌年夜饭,等春运忙完,一定给儿子做上一顿可口的饭菜。”



返回列表